職位類型: 高級搜索
  


怎麼會寂寞呢?
        來源: 澳門日報          發佈時間:2012-11-7          流覽次數:368

怎麼會寂寞呢?

陳 遠

    怎麼會寂寞呢?

    “林品晶以藝會友音樂會及展覽”份量很重。我聆聽了兩場音樂會、一場音樂會後的“分享會”,並參觀了展覽。另一場接近下午五時才結束的音樂會後的分享會,我沒有在場,因為旋即要趕上大炮台,欣賞於晩上六時舉行的音樂會。

    國際音樂節重視林品晶這一系列安排,活動前後(尤其活動前),都不遺餘力地推廣推介。惜事與願違,第一場音樂會入座觀衆不多,第二場音樂會入座的更少。就我個人而言,內心有點失落,但我相信林品晶定然虛懷若谷。

    作曲家的作品,有些是要慢慢才能讓人悟出道理而終於天長地久的;當然,也會有些隨着歲月流逝而消逝無蹤。但不管怎樣,作曲家要創作甚麼、怎樣創作,那完全是其個人意慾,只要心中有光,作曲家總會繼續走已踏出的路子的,而且不管旁人能不能夠接受,願不願意接受。

    在談到德彪西是印象派作曲家時,林品晶說她不屬於任何派別,作曲常常只是“有感而發”。眞的,作曲家寫出了“有感而發”的作品就已成功,至於聽衆有讚揚有批評,有親近有疏離,那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記得筆者曾謂林品晶:“聽你的《澳門懷思》,我堪以入心;但聽你的《圓緣》、《驚雷》,我卻如墜五里霧中。”她回應道:“等你聽我將演出的作品,也會如墜五里霧中的。”但事實並非盡然。那天耳聞其《春曉》,我卻覺得精緻、溫柔、空靈、沉秀……是可以養氣的。即使耳聞其寫日本京都大津琵琶湖邊印象的《近江八景》,我也絕非渾渾然不知所以了。遺憾的是,現代人難得“有閒”,即使“有閒”,人世間可供“揮霍有閒”的又是那麼的五花八門,所以,不少人只挑選喜歡的遣遣興,而不大情願蹈入那些縱使有着哲思玄理卻被認為晦澀難懂的音樂之中了。

    需求得到滿足就乃幸福。但是,不管怎樣說,我是很羨慕林品晶的。有位聽衆在分享會上談到作品的中國風格問題,林品晶說:“為甚麼非要中國風格不可呢?我是中國人,也是美國人,又長期在法國生活,我的作品怎麼只會有中國風格呢。”所說有理,林品晶身上流的雖是中國人的血,但她卻已是“世界公民”了,她的視野豁然開朗,她是應該可以修煉出不同風格或多色相雜的曲子的。而且,在那麼廣闊的全球範圍裡,她肯定會有她的聽衆、有她的粉絲。另一方面,林品晶有着許多與她有着共同人生體驗、心靈相交相連的友伴,如鋼琴家林敏柔,自念大學開始,林敏柔便跟林品晶交往密切相互支持;如來自紐約的男中音譚伯樂,林品晶的《最後的戀歌》就是受譚伯樂委約而作,從其脫稿算起已十七年了;而林品晶與藝術家高德懷同樣有着不倦不屈的情誼,從展覽便可窺之,林品晶跟高德懷已合作了十七本藝術書籍……“人生得一知己足矣”,况且,林品晶豈止得一知己?

    有人說:“林品晶的音樂會寂寞。”但我以為,林品晶不會寂寞,怎麼會寂寞呢?有那麼多作品陪伴着她,有那麼多友伴陪伴着她。

    (第廿六屆澳門國際音樂節隨筆

    之十六)

    陳   遠



鄭重聲明 :本網只提供公司和求職者之間一個網絡交流平臺,不涉及任何公司與求職者之間的勞務關係.
Copyright© 2005-2012  澳門人力資源網(www.ejobmaca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澳門長江網絡有限公司(互聯網服務牌照01/2007